病狐狸

gay里gay气,墙头劈叉

有粮就是娘,只要不上床,叶相关的都能吃,上床只吃叶受,粮只产叶受
盗笔杂食啥都吃,潘子相关除外

正所谓年少轻狂
盛世社团成员之一

【all叶·荆棘王座】

久违的更新 @墨九九九九_大概我是真需要人催更 下一章喻队和老王上线

以及这章是刀子的前奏


 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你微微地笑着,不同我说什么话。而我觉得,为了这个,我已等待得久了。 

 

“老板娘怎么了?”叶修抱着画阵法用的材料路过大厅,看见陈果趴在柜台上哭成泪人, 忍不住扭头问唐柔,唐柔摇头,示意叶修不要说话,等两人走到庭院里唐柔才开口解释:“果果喜欢的那个大祭司听说投靠了魔族,还出手将苏祭祀打成重伤,嘉世领导层大换血,果果伤心着呢。”叶修沉默了会,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,含糊的问了句唐柔能不能去另一边抽烟,唐柔点头示意,叶修赶紧跑到角落里,黑暗之中只能看见烟头橘黄色的火光明明灭灭,遮住了叶修的表情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叶修才把烟抽完,扭头问唐柔:“你确定你要去神之领域找契者吗?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一个不小心就会丧命。”唐柔把材料一样一样的按照阵法摆好,抬头看向叶修:“既然你和果果都可以,为什么我不可以?”叶修把烟头丢在脚下碾灭,搓了搓手,把脖子上的项链扯下来,小小的饰品在叶修手里分解变形,最后变成一把和契者相同的伞。

 

  “君莫,你看好店子,我带她去神之领域。”叶修检查着材料和装备还有没有纰漏,君莫笑的身影慢慢的从虚空中显现出来,懒洋洋的抬眼望了一眼唐柔和角落里的逐烟霞,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,叶修放心的看了一眼君莫笑,又看了一眼跃跃欲试的唐柔,自己先站在了阵法中央,唐柔握紧了手里的手链,跟着叶修踏进了法阵之中。

 

  庭院里君莫笑撑起千机,慢悠悠的走向门口,陈果已经不知道被谁给迷晕过去,逐烟霞看见自己master昏迷怒不可遏,掏出手炮就想开轰,却被君莫笑抬手拦下:“来者是客,大老远的从嘉世跑过来不和我打声招呼吗?我的老朋友?”君莫笑扯起嘴角,形成一个奇怪的笑容:“一叶之秋。”

  黑暗里的人影慢慢的走出来,将自己暴露在月光之下。

  “你是谁?”一叶之秋已经摆好了攻击的起手式,战矛顶端对着君莫笑闪烁着危险的寒光。“我不认识你,更没有你这样的挚友。”

  “是吗..........”君莫笑让逐烟霞把陈果带走,千机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太刀,上一秒还在大厅内的君莫笑现在已经出现在了一叶之秋的眼前,早有防备的一叶之秋抬手便将却邪挡在身前,金属之间的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,君莫笑使劲将刀往下压去,脸上的情绪让一叶之秋有些捉摸不透,“还真是忘得干净啊......既然记不起来的话,那就打一场让你长长记性!”

  一叶之秋咬牙,将战矛向君莫笑狠狠一推,借着反向的力气一跃而退,嘴里啐了一口:“神经。”君莫笑嗤笑一声,千机又变成战矛的形态:“是不是神经......先打过再说。”

神之领域内的叶修好像感觉到了什么,身上的气息一时间没有收敛住,引得唐柔侧目:“怎么了?兴欣出事了?”叶修摇头:“没事,君莫和人打起来了。你呢?找到了吗?”唐柔沉吟了一会,有些疑惑:“有一点感觉......但是很少,像是在试探我。”叶修想了想,这样的话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的契者。

  “你试着感受一下,能不能知道它的名字。既然只是试探就表明没有想伤害你。”唐柔沉下心,集中注意去感受。然后她听到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。

 

  “你好。”穿着战斗法师服饰的女孩子走向唐柔,“我叫寒烟柔,你愿意成为我的master吗?


评论(4)

热度(36)